我是顾泽

第三章,求存、改变、责无旁贷

大雨瓢泼,帝国魔都的上空,积雨云如同浮空的群山,雨点伴着雷鸣滂沱而下,将天地间连成一片水幕绵延。

许佳琪官邸

吴哲晗靠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只高脚杯,殷红的酒液在杯底打着旋,她望着窗外绵延的水幕,仿佛陷入了沉思。

这位塞纳河帝国的前首相,社民党元老在数年前那场索贿丑闻中受到沉重地打击,彼时帝国民主制度草创,诸般法度并不健全。身为首任首相,爆出如此丑闻,皇帝震怒,帝国最高法院判决免去其首相职位和其他一切公职,没收财产。在皇帝的施压下,社民理事长代表理事会发布公开道歉信和处理决定,做出停止其党内党外一切活动并注销党籍的严厉处分。

走投无路的吴哲晗不得不寄身于新设的宪政党屋檐下以求庇护。但从一开始朝野就一直存在一种声音,认为国家制度草创,法律尚不健全,对于政治献金的规范和监管还不完备,如此严厉的惩罚帝国首任民选首相,有不教而诛之嫌。皇帝对于吴哲晗的愤怒似乎也已经过去,毕竟不论是能力根基还是魅力人望,她都是帝国优秀的政治精英,在某些问题上甚至不可替代。

不久之后,一家有宫内厅背景的杂志发布了一项民意调查,调查显示多数民众认可吴哲晗返回社民党继续活动。皇帝释放的善意很快得到了社民党的回应,当年五月,吴哲晗以宪政党党员的个人身份重新获得社民党党籍,成为帝国政界首个双重党籍的政治家。但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下一年的大选中,吴哲晗没有获得议会席位。

“出什么神呢?”许佳琪从浴室里走出来,拿着一块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自从上周全体会议之后你就一直魂不守舍,戴萌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我说过了,想好了就会告诉你,现在就别问了。”吴哲晗也不回头,只是晃着酒杯望着窗外。

“你也该想好了,毕竟大选结果后天就发布了。”许佳琪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露出浴袍下修长雪白的腿部线条。她拿过桌上的万宝路黑冰烟盒,抽出一根,熟练地捏碎烟嘴前的爆珠,拿起银色的小打火机点着,吸一口,将烟雾吐向吴哲晗。

吴哲晗皱了皱眉头,放下酒杯,打开了窗户:“我说过多少次让你戒烟了。”

“我说过多少次让你告诉我戴萌说了什么”许佳琪坐在一片缭绕的烟雾中,面目模糊不清,却有着一丝致命的妩媚。

吴哲晗耸耸肩,走到许佳琪对面坐下:“把烟掐了。”

许佳琪笑了笑,把抽了一小半的烟按进烟灰缸里,歪着头看着对面那个正襟危坐的人。

“戴萌对我说,她对她的参议员席位并不是特别有信心,如果她能够进入参议院,希望我留在众议院上半席,担任党内监察理事。”

“你?监察理事?戴萌疯了?”许佳琪浅褐色的瞳子里满是惊讶。

“我也是这么问她的,我持党鞭,怎么服众。”吴哲晗起身,端起窗台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戴萌说,现在社民党需要的不是服众,而是改变,嘉敏出走,党内最可靠的票仓不复存在,南部联盟势大,少数党派崛起,如果我们还想求存,必须改变。”

“那也不行,你任监察理事,这种新闻一出来你还不得被舆论骂死。”许佳琪伸手就去拿手机,“我不同意。”

吴哲晗伸出手,一把赶在许佳琪前面拿走了她的手机:“你冷静点,戴萌已经别无选择了,你想想看,李宇琪很可能守不住众议院上半的席位,所以人选也就只剩下我和孔肖吟,相比之下你觉得戴萌更放心谁?”

“为什么非要众议院上半席的人任监察理事,这是什么说法。”许佳琪拿过刚刚吴哲晗喝空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一仰头喝净。

“那谁来?”吴哲晗反问道,“你,邱欣怡还是莫寒?事实已经证明了,莫寒不适合处理党内人事,不是说她没有能力,性格使然。至于下半席,钱蓓婷和孙芮是孔肖吟的人,难道你指望陈观慧?更难服众。”

许佳琪默然无语。

“好了,别操心我了,倒是你,今年的参议院席位可不算安全,我不愿意跟你说的原因就是怕你心烦,你也别多想。”

“我知道”许佳琪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来缓缓晃动着,“今年压力确实太大,要是我再掉出参议院,社民党就彻底沦为与合作党、宪政党别无二致的在野党了。”

吴哲晗坐到许佳琪身边:“看吧,结果就快出来了,不管怎么说,社民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必须负起责任来。至于你,如果你连宪政党和宪政联盟的那几个小丫头都干不掉,你还是许佳琪吗?”

“你可别提前给我立这种flag,出了事就怨你。”许佳琪冲着吴哲晗皱了皱鼻子,吴哲晗把许佳琪揽进怀里,拍着她的肩膀。

“对了,络络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戴萌这么明目张胆的挖我们墙角没给个解释?”许佳琪突然问道。

“呵呵,戴萌的原话是‘社民党都这样了,咱们内部那点门户之见就扔开吧,优秀的年轻人能有发展是你我都乐见其成的事情’,怎么说呢,我觉得戴萌说的也有道理,要不是孔肖吟她们跟南部联盟的陆婷冯薪朵走得是在太近,我觉得戴萌连她们也不会再提防了。”

“孔肖吟那些人骑墙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们那个小圈子,明明社民党的人占多数,却围着两个南部联盟的人打转,说起来昨天孙芮生日,听说她们又跑到孙芮家去聚餐了,还有人说南部联盟的党鞭黄婷婷也去了。”许佳琪玩着浴袍上的带子。

“其实也没必要想太多,她们本来也是大学同学,社民党和南部联盟两党之间能有这样一个水面以下的交流渠道也挺好的,戴萌恼的无非就是这个渠道没攥在自己手里就是了。”

“你信戴萌没动过心思?前天我和戴萌一起出去喝咖啡,你猜谁出现了?李艺彤。我和张语格都吓了一跳,戴萌倒像是早有预料,后来陆婷也进来了,讲道理那可不是在议会附近,离南联盟总部也远得很,这么凑巧,你猜是什么?”

“不猜,”吴哲晗拿了吹风机帮许佳琪吹着刚刚擦干的头发,“南部联盟内部那点明争暗斗比党派之间的斗争可糟糕多了,之前冯薪朵在私人社交媒体上说了一句支持李艺彤的首相竞选口号,整个南部联盟都炸了锅,今年首相肯定是南部联盟囊中之物,党主席在党内斗争中公然站队,这种事也就南部联盟做得出来。”

“冯薪朵和李艺彤站队,黄婷婷身为南部联盟党鞭倒要跑去给孙芮过生日,有意思,看来咱们的代首相,哦不,马上就是首相阁下在党内的日子不好过哦”

“再不好过吧,她的得票数是你的十倍。”

许佳琪着恼地啪的打了吴哲晗一下:“就你知道,哪壶不开提哪壶。”

吴哲晗坏笑着扶起许佳琪:“好了,差不多干了,去吃饭吧,现在咱们除了等,没别的事情可做了。”

“谁说的?”许佳琪抬起头来,嘴角勾起一丝坏笑,一双魅眼迷离妩媚,如狐般妖冶,她一边起身一边用纤长的手指一个一个的解开吴哲晗衬衣的扣子,坏笑着把嘴唇凑近吴哲晗的耳朵,热热的呼吸吹在吴哲晗的耳朵上,酥麻的感觉让她心跳都漏了一拍。吴哲晗扭头问道:“干什么?”

许佳琪猛地把她按倒在沙发上,用气声在她耳边轻轻呵出:“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