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十四,绕船月明江水寒

原北方阵营党务中心,现在是保守党的党务中心,钛黑色的大厦直入灰蒙蒙的天空,燕平盛夏酷热难耐,加上这几天稍微下了些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闷热。党务总长办公室,段艺璇正在跟刘姝贤、胡晓慧和牛聪聪开会,大选已经临近,保守党全党上下都笼罩在一种混合着惴惴不安和跃跃欲试的紧张气氛中,所有人已经被党务次长刘姝贤压着连轴转了快一个月了,连刘姝贤和段艺璇已经都有些神经质了,牛聪聪看着正在一遍又一遍审核大选宣传企划案的自家次长,颇有点无语。

“我说你们别这么紧张行不行,离大选还有两个月呢,中期民调都还没出,自己风声鹤唳的,等真到关键时候了你又该掉链子了。”牛聪聪靠在椅背上,毫不客气的损着自己的顶头上司。

刘姝贤白了牛聪聪一眼:“牛聪你皮又紧了是不是?”说着刘姝贤放下手里的文件夹,挽起白衬衫的袖子,露出匀称有力的小臂。

牛聪聪赶忙求饶,搬着椅子离开刘姝贤好远。

段艺璇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抬头看到打闹的两个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别闹了,抓紧时间工作吧,刘姝贤你看完宣传企划顺便去催一下财务那边,盯着资金筹集的流水,另外叫外联部那边抓紧时间,继续向财阀们施压,尽量能多搞到点钱。”

刘姝贤闻言,白眼翻的更夸张了:“我的总长大人,您老人家总共就给了那点条件,坚决不允许外联部门给人家更多的承诺,那些财阀都是人精,你把底线画得那么高,外联部门的干部们也很头疼啊。”

段艺璇叹了口气,抬手挤了挤眉心:“底线不变,让外联部门的同事们再努努力吧……”

刘姝贤尊重自家总长那近乎别扭的执着,尤其是在意志阵线背靠小半个帝国的财阀气势汹汹的冲击下,坚持底线到底有多难。北方大区工商巨阀荟萃,燕南关陇的机械重工、河东朔方的化工能源,帝国庞大的国有企业与后来崛起的私人工阀结合成了庞大的工业联合体。对于从地方到中央的政治影响力举足轻重。但保守党坚持传统的市场经济立场,在反垄断和税收政策上拒绝妥协,因此保守党的竞选资金筹集之困难令人难以想象。但刘姝贤觉得段艺璇就好像从来不曾畏惧过一样,在任何时候都要全身心的对于工作的投入。哪怕再难的事情,她也只会笑着迎上去,用如同烈火一样的热情和执着感染着身边的人,把他们吸引到自己的周围,跟着自己前进。

刘姝贤叹了口气,点点头:“好的,我让他们再加把劲,多去找几家企业谈一谈,现在形势未明,那些财阀总不好现在就跟我们撕破脸,毕竟今年地方议会到底谁说了算还不一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肩膀宽宽的女人推门走进来,一身男士正装在她身上熨帖无比,显得挺拔英武,孙姗走进来,把一摞厚厚的文件放在段艺璇面前的办公桌上,段艺璇看着摆在自己面前厚厚的一摞文件夹,叹了口气,一边伸手去拿,一边问道:“这是什么啊?”

反倒是刘姝贤看着孙姗走进来,稍稍恍惚了一下:“孙姗?你们那边出什么事了吗?怎么你干起秘书室的活儿来了?”

“总长,次长,你们看看这东西就明白了……”孙姗紧紧地抿着嘴唇,她化的烈焰红唇已经被抹掉了一半。

段艺璇翻开那个文件夹,立刻蹙起了眉头,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褪去。

辞呈、辞呈、辞呈,厚厚一摞的辞呈,胡博文、文妍、夏越、冯雪莹、徐佳丽……段艺璇翻过一页页的辞呈,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一张张熟悉的脸在眼前浮现,段艺璇脸色凝重的像是夏日燕平午后的铅灰色雨云。

良久之后,段艺璇闭眼,低头,一手捏着自己发胀的眉心,一手把文件夹递给坐在旁边的刘姝贤,低低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被人设计了。”

 

会议室里一片死一样的安静,刘姝贤看着文件夹里的东西,咬肌在皮肤下起伏,她把那一摞辞呈翻完,啪的一声把文件夹摔在桌子上,哗的一声推椅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段艺璇猛地一声吼住她:“刘姝贤你干什么去?!”站在段艺璇身边的孙姗分明看到段艺璇的手在轻轻地发抖,连带着她甜美的声线都发出不协和的尖锐颤抖。

刘姝贤猛地站住,就那么背对着段艺璇站着,也不说话,也不回头。

良久。

段艺璇知道,真的不怪刘姝贤情绪失控,十几份辞呈同时交上来,保守党几乎整个中层在一瞬间蒸发掉了……要知道递上辞呈的这些人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底层干部或者边缘人物,她们或者是部门内的业务主管或者是负责部门间联络和调度的行政人员,甚至不乏部长级别的高级干部。就算是在平常,这么多人在同一时间辞职脱离保守党,原有的资金渠道被带走,大量的宣传和内务工作被扔下,部门之间彻底失去协调,上下级之间的指令无法传达,整个中层的瞬间蒸发足以让保守党的日常工作原地停摆。大选已经临近,在这样关键的时间如果保守党真的停止工作,无异于束手待毙,整个党派都有解体的可能。

想到这里,段艺璇猛地打了个寒战,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发现办公室里的人都在看着她,胡晓慧、牛聪聪、孙姗,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推门进来的青钰雯,她们都在等着自己的决定。

恍惚间,段艺璇好像回到了从前她们刚刚来到燕平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北方阵营人手不够,她们就一个人干几个人的工作,加班到凌晨,靠着桶装的特浓咖啡支撑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神经。办公室里的空调发出低低的噪音,头顶的冷光灯让模糊的视野更多了一份不真实的感觉。牛聪聪和孙姗的黑眼圈一直晕染到颧骨,却还压着各自的实习生疯狂的死磕着策划和文宣,青钰雯戴着眼镜盯着密密麻麻的财务报表,一条一条的核对着财务流水。整间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刘姝贤,扎着高马尾素面朝天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但洪亮的声音依然吼得所有偷懒的人像是被鞭子抽在头顶的牛马,榨出骨髓里的最后一点力气向前冲。

有些画面仿佛已经模糊,但彼此眼中的火焰却无比的清晰,在窗外浓稠如墨的北方寒夜里灼灼的闪烁着光和热。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她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都带着信任和期待,期待着自己做出决断,然后跟着自己迎难而上,死不旋踵,她们眼睛里的火焰烧灼着自己,让自己挺直脊梁,迎向冷雨和荆棘,她们用心血凝成点点微弱的光亮,最终星星火光汇聚成北方寒夜里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黑暗冰冷的长夜。

段艺璇笑了起来,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容满面,环视四下,目光灼灼。

看着段艺璇的燃烧着烈火的眼睛,办公室里的人面面相觑,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到了她们的身上,牛聪聪笑着靠回椅子上,刘姝贤眯起眼睛,勾起嘴角,轻轻地舔了舔嘴唇,胡晓慧忽闪着绯红色的大眼睛,脸上也挂起了笑容,孙姗和青钰雯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保守党,是不畏难的。

段艺璇开口,声音一如既往地坚定:“刘姝贤,你去通知全党各部门主管以上到顶层大会议室开会,部门主管离职的,副职出席;孙姗,你以政策室主任兼任内事部的工作;青钰雯你把财务那边的工作交给闫明筠,转任外联部,牛聪聪,你从秘书处转调宣传部,但是我要从你的部门调人出来补充给其他部门,具体工作你自己多承担一点,秘书处的工作会有其他人来接手;胡晓慧,你把外联部的工作跟青钰雯交接之后立刻接管人事部。所有人两个小时之内完成交接工作,两小时后,我们顶层会议室见。”说着段艺璇起身,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昂首挺胸的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众人彼此看了看,收拾东西分头离开。

 

两个小时后,保守党党务中心顶层会议室。

长长的会议桌摆在偌大会议堂的正中央,阳光透过穹顶的玻璃幕墙照射下来,四面的通风装置全功率运转,让本来像是温室一样闷热的会议室流动着高空的微风,原本应该坐满人的长桌空了一半,桌尾坐着一排年轻的新面孔,她们多数都是基层干部,甚至有不少都是新人。很少有机会到顶层的会议室里来参与党内的高级会议,大都显得有些拘谨。

会议室尽头的高速电梯叮的一声响起,段艺璇和闫明筠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电梯,段艺璇暗红色的正装和领巾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段艺璇走到长桌尽头站定,微微欠身,但是却完全没有落座的意思。

段艺璇站在长桌尽头,目光直直的投向前方,朗朗开口:“各位,环顾你们的四周,我想很多人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保守党正在面对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我看到了许多年轻的面孔,我知道你们现在正在犹疑,迷茫,担忧。你们的领导和上司不辞而别,无数的工作没有交接,无数的事情悬而未决,你们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我要告诉各位的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保守党没有时间给你们伤春悲秋,给你们彷徨迷茫。我的同志们……”

段艺璇顿了顿,四下扫视了一圈,深吸一口气:“我的同志们,我知道各位年轻的干部们从来没有被这样称呼过,甚至一些资深的同志也已经快要忘记了这个称呼。帝国民主化的先贤们曾经这样称呼彼此,因为他们曾经走在一条血与汗的道路上,筚路蓝缕,荆棘寒风,他们没有资本的支持,没有武装的后盾,支持他们的只有热血,凝聚他们的是共同的志向。因此这个称呼曾经在帝国的各个角落响起,在岭南的公明会堂,在魔都的议会大厦,在燕平的共和广场,在帝国每一位心中怀着自由与平等理想的人的心中。”

段艺璇的语调转向低沉,她扫视着长桌边抬着头看向自己的一张张面孔,有的熟悉,有的陌生:“但是很可惜,政治的现实是如此的冰冷,民主政治背后的权力博弈,资本顺着现代政治的幕后攀上高位,人们开始忘记了民主最初的样子,仿佛政治已经意味着利益交换、资本博弈、个人的物质前途和充满谎言的宣传。我们的对手,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打垮我们,事实上,他们也快要成功了。我能理解那些已经不坐在这里的人,因为我们的对手可以给她们更好的前途,她们把从事政治当做一门职业,当做一种进身之阶,她们现在可以悠闲地领着高薪,去享受奢侈的物质生活,甚至嫁入豪门去做财阀家的少奶奶,这是她们的选择,你说她们有错吗?”

“没有,她们没有,只是!”段艺璇斩钉截铁的说道,“只是她们与我不是一路人,她们不能与我拥有共同的志向,她们不是我的同志。”

随着段艺璇一字一句的铿锵话语,仿佛一股凛冽的冷风吹过长桌,但段艺璇的眼睛里灼灼燃烧的烈光璨若星河,让长桌边的所有人移不开眼睛。

“这里绝不是终点。也许有一天,资本的黑幕会垄断权力,但绝不是今天。也许有一天,利益的交换会取代理想,但绝不是今天。也许有一天,阴谋的阴霾会遮蔽真理,但绝对不是今天,我要走的路是一条从来艰难的路,我要追求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

我想请问在座的诸位,你们是不是我的同志,你们是否愿意与我并肩走向这前所未有的困局,你们是否愿意与我共同面对未知的一切。我无法向你们承诺一个确定的结果,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我,段艺璇,会站在你们的最前面,步步向前,永不回头。

我的同志们,朋友们,请与我一起前进吧,去证明我们的理想,去迎接属于我们的时代。”

掌声雷动



番外:

“冯老板,您的情报越来越贵了啊,”周怡靠在椅子背上,戏谑的打趣着电话对面的人。而对面的人则是满嘴的抱怨:“周秘书,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这毕竟是吃里扒外的事情,要是被我们家总裁和小李先生知道了,你就得到燕北的黄岭水库里去找我了……”

“那你倒是别卖啊,”周怡嘿嘿坏笑着,“再说了,你要价这么贵,不怕我一个不高兴告诉你们党总裁你在干这个?”

“嘿嘿,周秘书你说笑了,像我这么便宜又好用的情报来源,您舍得吗?”电话对面的人倒是丝毫不怕,“再说了,要真是那样,我就去抱段总长的大腿,让她给冯主席打小报告……嘿嘿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