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第五章,幸好不是最坏

消毒水和晒过的床单的味道让张语格有点恍惚,当她的总票数报出来的一刹那,那种剧烈的心悸和呼吸困难像是一杆巨锤直接将她击倒,她最后记着的事情就是李宇琪飞快的冲上来抱住她,戴萌甩掉高跟鞋狂奔过来的样子,随后就是天旋地转和记忆空白。当她睁眼看到一片耀眼的雪白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去遮眼睛,却发现自己手背上扎着输液管。

“你醒了”小护士上来按住张语格的右手。“别动,当心打鼓了。”

戴萌坐在医院的走廊上,把脸埋在手里,莫寒坐在戴萌身边,伸手搂着戴萌的肩,一言不发,李宇琪双手揣着西装的口袋,缓缓地来回踱步。张语格晕倒之后,被急救医护人员送往医院,李宇琪跟着过来,戴萌和莫寒还必须参加接下来的宣传活动,因此隔天早上才赶到医院。听医生说张语格只是过度疲劳和情绪激动,才放下心来。

戴萌完全没有想到,张语格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压力,想想也是,赵嘉敏突然出走,党内最可靠的票仓坍塌一半。原本两个人的担子她一个人要挑起来,更何况她还不是两人里力量更强的那个。

让戴萌无比自责的是,一直以来在党内所有有关选举的规划当中,张语格的压力和负担都没有被有效的进行评估,直到她晕倒在大选现场,所有人才发现这个年轻的社民党精英肩负着超出了她能力的重担,而一直以来,戴萌她们都忽视了这一点,不管是作为社民党的党魁还是张语格的师长,戴萌都深深地感觉到挫败和惭愧。

医院里很安静,在这高层病房来往的只有医生护士和寥寥的病人家属,社民党的干部们在外面的大厅里坐的整整齐齐。吴哲晗像是一把笔挺的标枪坐在靠近走廊入口的地方,许佳琪站在旁边,双手抱胸,面如霜雪。在她们两个如刀的目光下,整个大厅里几十号社民党干部鸦雀无声。

小护士推开病房的门,怯生生的说道:“病人已经醒了,你们可以去看看。”

戴萌猛地抬起头来,看了莫寒一眼,叹了口气说道:“醒了就好,李宇琪,你去看看tako,我和莫寒就不进去了。我现在出去开会,等下让徐子轩把会议纪要转给你一份。”

李宇琪看了戴萌一眼,点点头,推门进了病房。戴萌和莫寒转身向外走,推开走廊的大门,外面大厅里的社民党干部们呼啦啦站起来,戴萌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用低沉的声音开口:“这次强行要求大家到医院来是我滥用自己的权威了,事急从权,还希望大家见谅。”说着,戴萌和莫寒深深地向众人鞠躬。众人整齐的鞠躬还礼。

“坐吧,现在开会。”旁边的干部给戴萌和莫寒搬来两把椅子。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各人坐好,戴萌拿出笔记本和笔缓缓开口:“大选结果揭晓,各位应当也有所知,如果让我来给此次大选的结果做个结论的话,最差以上,也仅仅是最差以上吧。莫寒,通报一下结果。”

“我党在此次大选中,获得众议院下半席席位三席,陈观慧,陈思,徐子轩。众议院上半席席位五席,袁雨桢,钱蓓婷,孔肖吟,李宇琪,吴哲晗。参议院席位五席,戴萌,许佳琪,邱欣怡,张语格,莫寒。内阁席位一席,莫寒。”莫寒用手推了推眼镜,照着秘书送来的统计数据念道。

“总的来说,此次大选在众议院的结果我是满意的,徐子轩和袁雨桢应该说都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孔肖吟虽然没能取得参议院议席,但是整体上已经做得很好了,消音你不必有所自责。”那个染着浅色头发的俏丽女人向戴萌微微点头。

“参议院的席位,我们算是达到了及格线,五个人,不构成三分之一的有效少数,但是仍然保持了一个能够接受的存在,我们的对手南方联盟比我们预想的多拿到一个议席,新晋参议员刘炅然和张丹三各位谁比较了解?”

社民党的干部们面面相觑。

“好吧,许佳琪,你负责去调查一下这两位新晋参议员的立场。”

许佳琪点头。

“接下来,由于张语格意外的没能进入内阁,我们在内阁的存在应该说是近乎失败的,这是我们所没有预料到的,理事会在设计今年的竞选计划的时候没有将这一点考虑进来,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代表理事会的竞选部门向党集体作出检讨。”说着戴萌站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了,这件事情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张语格确实负担了超出她能力范围的压力,但我们却忽视了这一点,这个责任我们都不能推卸。事情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邱欣怡摇摇头,打断了戴萌,“但是所幸的是,以个人身份参与南部联盟活动的宪政党成员并没有任何一人进入参议院,我们还有操作空间。”

戴萌点点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接下来我宣布几项人事提名,首先,恢复吴哲晗社民党中央理事会理事身份,兼任党内监察理事。第二,增补袁雨桢为理事会候补理事。第三……免去赵嘉敏党内一切职务,撤销社民党党籍。下面,请各位进行表决。”

“同意吴哲晗人事任命的同仁请举手”,戴萌环视全场,许佳琪双手抱胸,坐在那里面如冰霜,吴哲晗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举手。干部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没过多久,一片手臂的森林出现在面前,绝对多数。吴哲晗的个人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今年大选吴哲晗重新获得了众议院上半的席位,与李宇琪共同组成了社民党在众议院的领导核心。

“好的,关于袁雨桢的任命,同意的请举手。”经过一段小小的嘈杂和讨论,结果很快就呈现出来:多数通过。

“关于……关于赵嘉敏的人事处理决定,同意的举手。”

一片安静,大家面面相觑,似乎在等待什么。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戴萌环顾四周,叹了口气举起了手,紧接着莫寒举手、吴哲晗举手、许佳琪举手……五只、六只、七只……全票通过,所有人默然无声的达成了一致。

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社民党此次在内阁的惨败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咎与赵嘉敏近乎临阵脱逃的表现,张语格的病倒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这一行为的间接后果。当戴萌和莫寒亮明态度之后,这个结果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了,基本就是这样,剩下的细节问题将会在发给各位的报告中进行详细分析,接下来几天,党内相关人事变动和活动安排会以邮件的方式发给大家,请注意查收。”莫寒收起纸笔,站起身来,“袁雨桢、徐子轩和陈观慧会后到总部的理事长办公室来一下,其余人,散会吧。”

 

几个小时后,社民党总部,戴萌办公室。

“小艾,我知道,多年以来你不愿参与选举活动,在党内一直从事基础工作,这是你的性格和你的坚持。我无权干涉,但是你也看到了,现在社民党可能正面临着建立以来最严峻的形势,savo出走,tako病倒,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不是你的理事长对你的命令,而是戴萌作为多年的朋友对你的请求,出来参加活动吧。”戴萌双手交握,放在桌上,看着眼前这个温柔娴静的南方女孩。

陈观慧身为社民党元老多年来与世无争,满足于在党内从事各种繁杂琐碎的事务工作,与好友陈思一起组成了社民党最可靠的中坚和后盾。但是坦白说,社民党党内对于陈观慧一直有明珠暗投之感慨,她的学识、能力和个人魅力是熟悉的人所周知的,但是偏生性格温柔,少于人争,因此也远离社民党的权力中心,但社民党的年轻菁英们正在以令人费解的速度凋零,她们一个个由于各种原因淡出人们的视线,而还在坚持的人,独木难支。戴萌实在无可奈何,她需要有能力的人站出来,因为一切的计划和安排都需要人去执行,社民党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但是一个没有足够的人才的政党是没有未来的。

陈观慧一如既往地笑容浅浅,温存安定,她笑着对戴萌说:“我明白,我明白你的处境,也明白党集体现在的处境,我答应你,但是仅仅是陈观慧答应戴萌,我无法对党集体做出任何具体的承诺。”

戴萌长舒一口气,站起来冲着陈观慧深深鞠躬,陈观慧坦然而受,起立还礼,之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让徐子轩和袁雨桢进来。”戴萌伸手掐了掐眉心。

“恭喜,”戴萌抬头,换上和蔼的微笑,着看向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两个年轻人,“两位众议员有什么感言吗?”

“意外之喜?”袁雨桢眉飞色舞的笑着。

徐子轩看着身边这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明明跟自己同岁,但是整个人神经刀一样没个定型,当然这次徐子轩还是赞同她的观点的。点点头:“同意。”

“不意外,你们是党集体未来的希望,”戴萌笑的春风和煦,“你们的进步是社民党的前途和保障,别有太大压力,年轻是最大的资本,时间是最大的优势,你们两个是我对于我党未来最大的信心。”

戴萌是一个严谨的人,很少如此盛赞他人,听闻此话袁雨桢和徐子轩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但是后面才是重点,我提名袁雨桢为候补理事,没有变动徐子轩候补理事的人事安排,无非是想告诉你们,袁雨桢已经后来居上了,徐子轩,你要更加努力才行。”戴萌毫不掩饰的把话说了出来,徐子轩和袁雨桢相视一笑,对于她们来说,现阶段彼此的胜负是激励前进的动力,路还长,竞争是好事。

“好了,接下来我要开始分配任务了,徐子轩,你在众议院下半席,我希望你能拿出手腕来,去和众议院下半席的各少数政党的成员建立关系。这件事由你负责,陈思陈观慧另有安排,如果你需要她们的配合,以私人渠道去请求帮助,我会跟陈思打招呼。总体上说,众议院下半席是南部联盟的空白区,也是我们唯一相对南部联盟有优势的地方,你是我扎在众议院下半席的钉子,能翻起多大风浪来,就看你了,有任何有疑问的地方,来问我和莫寒。”

徐子轩点点头。

“袁雨桢,你在众议院上半席,你的主要工作是配合李宇琪的工作,众议院上半席也是少数政党成员居多,虽然众议院议长落在了南部联盟手里,但是龚诗淇为人急躁,不够冷静,你跟着李宇琪,给我把水搅浑,重点是与宪政同盟和合作党的年轻成员建立联系,尽量争取她们的支持,瓦解南部联盟在众议院的同盟,我会安排吴哲晗和孔肖吟配合你们。”

袁雨桢嘿嘿的笑着:“那是不是说我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给某些人挖坑了。”

“要挖坑的时候去问蒋芸,别自作主张,计划成熟了再动手。”看着袁雨桢没心没肺的灿烂笑容,戴萌以手扶额,突然对于袁雨桢是否真的靠谱产生了一丝怀疑。

收拾了一下心情,戴萌坐直了身子:“还是那句话,最坏以上,虽然不满意,但终究不是最坏,我们的目标依旧还有希望,道路还长,趋势向好,时间在我。诸君,努力。”

袁雨桢与徐子轩一齐鞠躬:“明白。”

 

番外

送走了袁雨桢和徐子轩,莫寒端着一杯药汤走进戴萌的办公室:“酸枣仁,安神,这两天你太累了,注意休息,这个节骨眼上,你不能再垮了。”

“我知道,其实也没什么了,终究还没到最糟糕的情况,我们至少保住了五个参议院议席,许佳琪干的不错。”

“但是党内还是有几个人形势很糟糕啊。莫寒坐在戴萌对面。”

“我知道,徐晨辰和孙芮,徐晨辰让她去吧,能力所限,她也该有所认识,至于孙芮,孔肖吟会调整的,这次大选至少彻底理顺了党内的势力结构,孔肖吟应该可以放心的用了。”说着戴萌端起桌上的酸枣仁煎汤,喝了一口,“哇,好苦,莫莫你没放糖?!”一股浓浓的地黄的苦味直冲脑门。

莫寒掩嘴吃吃的笑了:“你多大人了,吃药还要放糖。”

戴萌翻了个白眼,把汤杯放下:“孔肖吟那个小圈子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形势如此,党内不能再内斗,所以我还在想,你入阁之后事务繁忙,要不要把秘书长给孔肖吟来当。”

莫寒苦笑了一下:“我入阁,有什么用?内阁南部联盟六个人,我连拉一个打一个都做不到,更何况你觉得冯薪朵会让我碰到权柄?开什么玩笑。”

戴萌耸耸肩:“所以咱们接下来一年的工作重点还是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龚诗淇易嘉爱在众议院上半席不足为惧,李宇琪和吴哲晗对付她俩还是轻松的。我比较在意的是蒋芸,今年她连议席都没拿到。长期以来她一直在党内两边不沾的游离着,现在这个形势我绝对不能容忍党内还有暧昧的立场,正好,袁雨桢进了众议院上半席,就借袁雨桢驱策蒋芸吧,我已经跟李宇琪通过气了,她觉得只要蒋芸还在出力,我们也没有必要逼人太甚。你说呢?”

“我不管,你说了算,走吧,去吃饭,不管怎么样都要吃东西。”

 

 

下章预告:
南部联盟庆功宴,内阁名单出炉,史上最强势的首相驾到。香槟色的夜晚,阴谋的帷幕也在徐徐拉开,曾艳芬的执着和冯薪朵的理想到底是背道而驰还是殊途同归,陆婷的担忧和黄婷婷的对策也正在浮出水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