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第一章,将登太行雪满山

塞纳河帝国,魔都,社民党党总部,偌大的会议室里挤满了这个帝国最年长政党的精英,其中有在帝国朝野呼风唤雨的重臣,也有新进的青年才俊,长长的长桌尽头,社民党理事长戴萌百无聊赖的用钢笔敲着橡木桌面:“邱欣怡还要多久?”

“理事长,邱理事的司机十分钟前打电话过来说堵车了,应该还要一会儿。”秘书的话还没说完,装潢华丽的大门就被砰地一声推开了,一个纤细妩媚的身影走进来:“抱歉,晚了几分钟”。帝国参议员,社民党中央理事会理事邱欣怡迈步走进来。坐在戴萌右手边的秘书长莫寒面色不豫:“你晚了十五分钟。”

“堵车了嘛不是。”

“好了”戴萌抬手打断了两个人,站起身:“现在开会。”

全体轰然起身,戴萌鞠躬,全体鞠躬。

戴萌摆摆手:“各位坐吧,今天是7月22日,我紧急召开全党干部会议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向大家通报一个消息,我想也不用我说了,今天中午的新闻大家应该也都看见了,前任首相,我社民党大选提名候选人赵嘉敏,已经于今天放弃帝国国籍,本人已经出境了。”

全场沉默。

赵嘉敏,这个所有人都不想发表意见的名字,少年成才,声望卓著,是帝国政界公认的最优秀的政治家之一,去年大选战胜南方联盟的候选人宣誓就职首相,但是长期以来与帝国皇帝在政治立场和路线上存在重大分歧,几乎无法合作,双方的恶劣关系已经影响到她切实履行首相职责,加上私人事务缠身,一年以来首相之位几乎等同于空悬,大量工作由次相,来自南方联盟的鞠婧祎代行。

今年五月,赵嘉敏突然宣布不再参与本年度大选,一时间朝野流言四起,多数政论都认为这位可能已经再也无法在帝国政界继续活动,与皇帝的矛盾已经无法在帝国政治已有的架构内解决。现在弄成这样,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麻烦的就是,这位赵嘉敏是社民党党内传统的首相提名候选人,是社民党民调支持率最高的政治家,没有之一,她的退出对于本来就已经暮气沉沉的社民党来说几乎是一桩噩耗。

“鉴于现在陛下还没有正式表态,理事会决定先保留赵嘉敏的党籍。”莫寒从眼镜上方扫视了一眼全场,“待事态清楚之后才能做决定,有不同意见的吗?”全场再次鸦雀无声。如此明目张胆的回护大家已经习惯了,赵嘉敏作为党内元老,与党内戴萌、莫寒等绝大多数高层的关系非常密切,莫寒身为上一任社民党理事长,在去年总选举社民党大败,党内元老纷纷爆出黑金政治黑幕和暗箱交易后,引咎辞去理事长职务,担任中央理事会秘书长,主管党内人事和事务工作,但毕竟积威深重,加上党内元老间及其紧密的关系,她的意见很少有人愿意直面反驳。

戴萌清了清嗓子:“好了,之前赵嘉敏不参选的事情党内已有应对方案,在这里就不做过多的讨论,我想告诉党内同仁的是,请各位端正态度,现在事态复杂,不要做有悖于党集体大局安排的蠢事,我指的具体是什么大家都有数。否则……好了,接下来是第二件事。徐子轩。”

“是”一个高个子女人从莫寒的左手边站起身,作为社民党中央理事会机要秘书,候补理事,徐子轩是社民党中寄予众望的新星,本身出身社民党元老吴哲晗门下,但吴哲晗出事之后成为党内的零散人物,被戴萌和莫寒选中,加以提拔,其本人优秀的能力已经在诸多党内事务中崭露头角,根据中期民调显示,她甚至有机会得到众议院的席位。

“各位请看,今天,南方联盟在魔都总部举办了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大型选举活动,除次相鞠婧祎与其幕僚长林思意因为公务无法到场之外,党内全部重要人物都已出席,”徐子轩拿着激光笔在大屏幕上指点着,“但是从目前网络舆论和有限的选民反馈来看,对于这项宣传活动本身,民众好像并不买账。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对于该场选举活动组织混乱,政客立场纷杂的批评,甚至有评论家指出该项宣传大会表现出南部联盟内部的分裂,施政纲领的不统一以及包括经济政策、货币政策和社会保障问题在内的大量政策性漏洞……”

“等一下,你确定这些舆论是非预设立场的?”理事会理事许佳琪举手打断了徐子轩,“如果这些舆论来自南部联盟的政敌的授意,我们以此作出的判断可就谬以千里。”显然这一问并不是在问徐子轩,而是在向戴萌和宣传主管宣传工作的理事发问,是不是社民党为首的南部联盟政敌炮制了这些舆论。

戴萌头都不回的说了一句:“没有,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徐子轩你继续。”

“是,现在看来,至少本年度南部联盟拿出的施政纲要并没有那么吸引民众,如同之前所说,其党内许多重要人物在本次大会上就某些特定问题发表的意见前后不一,自相矛盾。加上党内二号人物,本年度同样提出首相竞选口号的李艺彤在其并不擅长的金融货币政策问题上强行发声,几乎闹了笑话,到最后还是参议员易嘉爱出来收拾残局。”

“李艺彤是从工会选举出身,论社会保障和就业问题,她是专家,在货币金融问题上,确实是门外汉,看来今年想当首相想疯了,拼了命想证明自己在这方面并不差,可惜背景所限,越是努力就越显得笨拙。她的竞选思路本身已经出现了偏差。”党内专精于货币金融政策的干部出声道。

戴萌似有若无的点了点头,抬抬手示意徐子轩说下去。

“现有的数据表明,今年南部联盟内部的民调支持率差距悬殊,去年年末爆出黑金丑闻的参议员易嘉爱今年可能无法获得参议院席位,只能勉强保住众议院的下半席。”

会议室里议论纷纷,这个易嘉爱在去年选举之后被爆出黑金丑闻,受到帝国境臭名昭著的财阀供给的巨额政治献金,其所主持的货币政策改革受到广泛怀疑,民意支持率一落千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被视为南部联盟内部的明日之星的龚诗淇似乎也没有获得足够的民意支持,中期民调显示,其参议员的竞选目标可能同样无法达成。”

“不奇怪,龚诗淇至今没有表现出自己独特的政策倾向和政治主张,当然吸引不到民众的支持。”理事会理事李宇琪一只手支着下巴说道,“现如今的选举形式,你拿不出与众不同的主张和立场,就永远没有机会。”台下激起一片应和之声。

“包括万丽娜、林思意、龚诗淇和易嘉爱在内的南部联盟中坚力量的疲软展现出南部联盟内部撕裂的趋势,这种趋势并不仅仅出现在中间部分,在今年首相的竞选角逐当中,鞠婧祎与李艺彤的竞争已经导致二人的团队剑拔弩张,但是鞠婧祎身为次相,加上首相长期空位,公务繁忙,二人接触减少,因此双方的支持者的对立也日益加重。中期民调鞠婧祎的支持率超过李艺彤将近70%,而党内三号人物黄婷婷同样落后李艺彤一大截,因此已经放弃了首相的竞选,转而寻求次相和内阁席位……”

徐子轩的话说到这里,整个会议室里弥漫着一股明显的尴尬,因为即便是南部联盟内部首相竞选支持率最低的黄婷婷尚且支持率远高于赵嘉敏出走后党内推出的一号人物张语格,去年一年南部联盟的执政加剧了其相对于其他党派的民意优势,加上赵嘉敏的出走,首相之位已经不复社民党所能染指。

戴萌察觉到了这种尴尬,皱着眉头敲了敲椅子扶手:“各位,这就是现实,请各位摆正心态,如果说该怪谁的话,就怪我们执政的时候对于社会保障、民生问题和政治廉洁的漠视吧,我们自己丢掉了民众的支持,怪不得别人,徐子轩你继续。”

“是,”徐子轩向戴萌微微欠身,继续说道:“中期民调指出,今年的内阁七席,来自南部联盟的成员可能会占据五个,而来自我党的成员可能只有两人。在内阁已经无法形成超过三席的有效少数派。参议院席位方面,除南部联盟的七人以及来自合作党的刘炅然之外,新人孙珍妮突然跃起,宪政党的宋昕冉、张丹三和宪政同盟的费沁源也有望获得席位,我党在参议院的席位将会下降到四席,情况相当不乐观。”

“我做检讨”戴萌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今年我的民调支持率确实很成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拖了全党后腿。”

“好了,哪里就是你的错了,这一年你在党内做的工作同仁们都看在眼里,要不是你做的工作,今年咱们还会更惨。”莫寒伸手拍了拍戴萌的肩膀,“好了,具体状况就是这样,关于众议院的选举分析已经在发给各位的报告里详细记录,各位可以回去做研究。在这里,党组织对各位只有一个要求,端正心态,对我党的前景保持信心。好了就这么多,差不多散会吧。”

“散会后,吴哲晗留一下,”戴萌说道,“我和莫寒有点事情要跟你细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