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第十三章,彦西铁路案(一)•发酵

周末的早上,阳光从支起的窗版里透进来,宋昕冉从睡梦中醒来,扭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但是被子里的温度还在,她抱着被子坐起身来,光白无瑕的脊背暴露在空气里,仿佛白玉雕琢,整个偌大的和式卧室里,松草香的味道还没有散去,明亮的阳光斜斜的打进来,照在地上。她伸手拢了拢头发,起身下床,从墙上挂着的挂钩上拿下已经熨好的浴袍穿好,赤着脚踩在蔺草地席上,走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宋昕冉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宽松浴袍的领子没能遮挡住胸前和脖颈上的红痕,宋昕冉咬了咬下唇,把浴袍的衣领拢了拢,拉开拉门走出了卧室。

在外间的小客厅里,李艺彤席地而坐,正一边吃早饭一边看早上的新闻,面前的小案子上放着简单的日式早餐,面前的电视里正在播着今天的早间新闻。

“睡醒了?过来吃饭吧。”李艺彤拿起桌上的小茶壶,给自己和宋昕冉各倒了一杯茶。

宋昕冉走过来,温顺的跪坐在桌案的侧面,拿起筷子,默不作声的开始吃东西。

於佳怡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脆悦耳,早间政论节目的收视率从来是靠着社会精英阶层的早餐闲暇时间来支撑的,而一个纤巧漂亮却又颇有见地的主持人无疑会给人一个更好的理由扔掉遥控器。

“彦西铁路河东段征地事件仍在发酵,截止本台记者发稿时,河东近泾地方的当地村民与帝国交通建设集团第二分局的施工队的对峙仍在继续,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於佳怡的声音也勾起了宋昕冉的兴趣,她放下筷子,扭头看去,电视屏幕上,彦西铁路的铁路路基从北方大区首府燕平出发一路向西南,在河东大山之间蜿蜒穿行数千公里,在一个山口处戛然而止,蓝色工作服,黄色和白色安全帽的工人和服色纷杂的当地农民正在对峙。当地的农民们男女老少皆有,乌泱泱的怕不是聚集了几千人,老幼妇孺就那么坐在铁路路基通过山口的延长线上,而在他们数百米之外,数以千计的工人和数十台轰鸣的大型的施工机械设备就停在那里。

记者顶着安全帽在对着镜头啰嗦着无意义的话,宋昕冉看着那些镜头里那些面无表情的农民,他们的脸上写着满满的都是如木偶般的麻木和不知所措。

彦西铁路是帝国最高层决策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国家机器自上而下贯彻着统治者的最高意志,现代工业的强大力量足以劈开雄伟的群山,让河东和燕南之间的天堑变成朝发夕至的坦途。这一条铁路吸聚了数以亿计的资本,从引以为政绩的政界大佬到追着丰厚利润砸下巨资的红顶财阀,无数冠盖堂皇的大人物从中分润利益,勾连成一张弥天彻地的大网。而这些可能这辈子都没出过河东省的农民只有血肉之躯,他们甚至未必知道自己到底在跟什么东西对抗,他们的脸上仿佛带着厚厚的面具,而唯一没有遮住的眼睛里一片空洞。

宋昕冉突然觉得有一丝悲哀,这些民人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这样的事情吗?或者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见过为了自己的立场在议会中慷慨陈词的政客,见过为了工资和福利罢工集会的工人,见过为了伸张同性恋权利占领议会广场的示威者。他们的脸上绝不是如此的表情,他们的眼睛里绝非如此的空无一物。

“哼,我倒真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了河东的农民这个胆子,”李艺彤冷哼着说道,“彦西线国家投入巨亿,关系着整个北方大区的商品贸易和大宗货物流通,河东能源矿产可以直入燕南工业重镇,整个北方的经济循环都将重造。接下来并行上马的的彦西高铁更是将龙城和燕平之间的客运交通缩短到六个小时,带来的服务业和零售行业的兴盛,沿线城镇都将因此受益。面对这种大政,地方上还有人敢动歪脑筋,我看这些人真是活腻了。”

宋昕冉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

李艺彤靠着圈椅的椅背,用手指敲着圈椅把手,看着宋昕冉小口小口的吃着烤秋刀鱼。

“冉冉?”

“嗯?”宋昕冉听到李艺彤叫她,放下筷子,把双手放在膝盖上,抬头看去。

“你怎么看这件事?”李艺彤懒洋洋的问道。

宋昕冉迟疑了一下,看着李艺彤玩味的目光,坐直了身子,低声说道:“我只是在想,这些农民是为何组织起来的。彦西铁路搅动如此巨大的利益,陛下牵线,一国资本巨阀荟萃,事关陛下的面子,高层对于百姓的征地价码当然不会低,至少在纸面上是这样。而内政部下的铁路总局和帝国铁建集团都是浮在水面上的,也不敢从中做什么猫腻,更何况内政部的曾部长的立场大家都清楚,这种涉及百姓切身利益的事,要是谁敢动手脚,撞在她手上会死的很惨。”

“恩,你的意思是说,是地方上的官员在搞鬼?”

宋昕冉点点头,谈到正事,她也渐渐地放松下来:“财政部之前收到了帝国铁建集团关于彦西铁路各段土地征用资金使用状况的报告,会计司做了相关的核算,征地价格标准符合之前的预计,财政部会计司的工作人员都是好手,应该不至于会有被铁建集团钻了空子。”

“宋明因为什么亡天下?不就是那些满口天地心、生民命、往圣绝学、天下太平的官僚士大夫们搞出来的?他们办的不是自己的事,理得不是自己的财,教的不是自己的儿女,陛下发的那点薪水和他们身上担着的责任比起来,打发叫花子呢?”说着李艺彤夹起一块豆腐扔进嘴里,毫无形象的嚼着。

“陛下再跟我们别扭,我们和我们背后的人民在最终的立场上是跟陛下在一边的,就像公司里的大小股东,纵然间或有所嫌隙,但最终还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好的坏的,要人民来背,陛下来背。而那些打工的官僚们,这个国家是谁的对他们其实并没什么关系,时代进步,君臣之义崩解之下,他们于这一国才是外人。”

说着李艺彤端起茶杯向着皇宫的方向遥遥举杯,一饮而尽,举手投足间,尽是形骸放浪。

宋昕冉还没从刚才李艺彤的轻薄中缓过来,浑身酥软的她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潮红的整理好浴袍的带子和衣领,低着头也跪坐回桌案旁,俏丽的脸红的像是成熟欲滴的石榴。

电视上於佳怡的声音依旧清脆:“……据本台最新消息,内政部曾艳芬部长对于此事已经在内政部的内部工作会议上表达了关切,要求相关主管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落实解决方案,相关情况本台将进一步跟进。”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