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第二章,愤怒、欣慰和担忧

魔都,合作党总部,黑黢黢的小会议室里,两个人隔着会议桌对坐,一言不发,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火药味。

喀哒喀哒的高跟鞋声从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仿佛敲在两个人的后脑勺上,砰地一声,门被推开,一个短发,穿着灰色正装套裙,红色衬衣和同色鱼嘴高跟鞋的身影背光而立,气势如刀锋迫人。

大灯打开,王璐把手上的一叠报纸和文件砰的砸在桌子上:“你们两个想造反啊!”

徐晗和刘佩鑫都不抬头,小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我几天不在,你们两个能耐了啊,公然在党刊上对跳互呛,想干嘛?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嘛?离大选还有一个多星期,你们这是打全党的脸你们知道吗!”

“徐晗,你是党内的老同志了,不就是在那个小选区造势的时候地方上不配合吗?你有不满可以去指责当地的地方官员,甚至可以借此抨击一下现行政府的官僚主义也符合党内的既定竞选方针。你倒好,对着党内同志开枪!你想干嘛?除了发泄一下你自己的负面情绪能有什么好结果?你多大了,三岁小孩吗?”

“还有你刘佩鑫,你是用脑子做事的吗?徐晗干了这种蠢事你不知道帮着把事情往下压还要跳出来唱对台戏?干什么,让民众看笑话,看看我们合作党的老同志们就这样的智商和胸怀?!我知道这事情不是你挑起来的,但是你做的就对了?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给谁看?!”

“书记,我……”徐晗抬头想要辩解,却迎上了王璐的戟指。

“你什么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看看媒体的评论说的都是什么?‘团结下的虚伪’、‘弱势之所以为弱势’、‘巨额政治献金也拯救不了的合作党’”,王璐气的拿着报纸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我们全党同志苦心经营这么长时间的良好形象被你们两个蠢货就这样毁的一干二净,蠢材!”

王璐说到生气处猛地把报纸摔向徐晗,报纸轻薄,没有扔到,散开来纷纷洒洒的落了一地。

“呼,你们两个,都给我记党内大过一次,”王璐坐在椅子上,手还在控制不住的抖动,“如果党组织因为你们的这摊子烂事在今年大选中受到影响,你们两个给我全部引咎辞职。现在,从我面前消失。”

刘佩鑫一言不发,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出门离去。徐晗站起来又蹲下,把地上的报纸收起来整理好放在桌上,对着王璐鞠了一躬,走出了小会议室。

两人走后,谢妮走了进来,端着一杯咖啡放在王璐手边:“书记,别生气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想解决办法吧。”

“哼,解决办法,怎么解决,”王璐苦笑着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今年全党苦心孤诣的营造团结的氛围,希望让民众能从我们身上看到,我们没有强势政党的勾心斗角和内争权夺利,是一个纯粹的,干净的政党。加上刘炅然的崛起、珍妮和你带来的巨额政治献金,本来形势一片大好,我是出过事的人,对于政治前途已经不抱过大希望,但是我衷心希望,我们能不辜负党内前辈和支持我们的人的重托,现在倒好,离大选还有一个多星期,这两个人给我来这么一出。真是要疯了。”

说着王璐把咖啡一饮而尽。

谢妮点点头:“我理解你的难处,比起其他政党,我们的成员在各个方面确实差的太多了,但是事情未必就有这么糟糕。今年珍妮能带来如此巨额的政治献金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加上柏硕那边与陛下的关系相对比较好,而且今年中期民调显示刘炅然可能拿到参议院议席,在众议院我们也拿到了不错的席位,应该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投票期已经快要结束了,这件事晚闹出来比早闹出来要好,相当一部分选民票已经投出去了,至少眼前对于大选的影响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至于以后的问题,等三选之后,党内处理刘佩鑫和徐晗的时候再说吧。”

“跟我具体说说情况。”王璐感觉那股头疼欲裂的怒火终于消下去了。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少年老成的党内菁英。

“出事之后,我联系了党内所有的重要成员劝大家保持缄默,柏硕更是出事的当晚就去谒见了,据说陛下对于这次的事情很不满,暗示我们希望重处。”

“你们做得对,她们两个是党内元老,闹出这种事情你们置身事外是对的,”王璐的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柏硕,她终究是跟刘佩鑫走得太近了……但是这次她并没有站在刘佩鑫那一边不是吗?”

“话虽如此,但如果按照陛下的意思重处二人,柏硕的反应……”

“这倒无关紧要,毕竟是她领回来的陛下的意思,这怨气也撒不在咱们头上,帝国终究是陛下的帝国,强如赵嘉敏,硬要和陛下掰手腕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王璐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了,只能等结果,希望不要出什么大问题,否则我饶不了那两个混蛋。”

“朝野有风言,说陛下有意在辽东设置新的行政大区,那边会从原有的大区独立出来成为新的选区。如果事情顺利……”谢妮欲言又止。

王璐抬手打断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也别有负担,我也听说了这个问题,如果是真的的话,对于刘佩鑫也不是什么坏事,也算不上是什么惩罚,最多就是凭本事罢了,要是她真的有能力,没准还是件好事。好了,这不是咱们现在该操心的问题,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另外,给珍妮和miyo打个电话,告诉她们明天跟我一起吃午饭,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省心,唉。”

“好的”谢妮起身,微微鞠了个躬,走出了会议室。

 

 

如果半年之前你问王璐合作党的崛起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她绝对不会想到是面前这个小巧可人的小姑娘带来的。

孙珍妮,背景成谜,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小姑娘身后有一个藏在巨大阴影中的财阀,她在王璐办公室里把对账单推出来的时候,王璐一度陷入了完形崩溃当中——那张纸上的“0”实在太多了。直到后来,王璐才知道,这个女孩能得金主青眼有加并非没有原因。

现在,正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餐桌前的三人面前,对面坐着两个可爱的小姑娘总是让人胃口大开,王璐举起酒杯:“祝一切顺利。”

雷司令的矿石香气让人心情都变得好起来。刘炅然、谢妮、孙珍妮、杨惠婷,许杨玉琢,这五个人已经隐隐呈现出了合作党未来高层竞选团队的架构,而其中谢妮和杨惠婷的少年老成和才华横溢令王璐倍感欣慰。

“陛下的态度应该是明确的”杨惠婷一边切着小羊排一边低声说道,“赵嘉敏的出走导致社民党已经失去了与南部联盟正面对决的实力,南部联盟可能在内阁得到稳定的多数,如果再在参议院拿下六个以上的席位,则议会中再也无人能够制衡,这是陛下绝对不希望见到的。”

“没错,一个不停争吵的议会才需要最高权力的裁决和调解,陛下的权柄才游刃有余。”孙珍妮一边调皮的用手里的勺子戳着那块樱花芝士蛋糕,一边吐露着不应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冷静缜密“如果议会变成了一块铁板,陛下早晚有一天要亲自下场,与整个议会正面对抗,这不是陛下的风格。”说着她把已经戳的一塌糊涂的蛋糕碎一口咬进了嘴里,樱花的花香、利口酒的清甜和芝士的奶香融合在一起,这才笑的眉眼弯弯,露出符合她年龄的满足表情,眼睛里满是古灵精怪的活泼灵动。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王璐把酒杯端起来,金色的酒液晃动着折射阳光,“宪政党难成大器,宪政联盟还羽翼未丰,因此我们是陛下唯一的选择,扶起我们来与社民党一起对抗南部联盟。但是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等到宪政同盟的羽翼丰满,我们恐怕是最早遭殃的那一批。”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