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第九章,隔岸观火?

合作党总部,党代会之后,王璐办公室。

 

王璐看着徐伊人发来的照片,冷笑着扔下手机,对坐在办工作后面的谢妮说道:“这个刘佩鑫,果然是自己去找出路了。”

谢妮在合作党下一个季度的规划上忙着做批注,头都不抬的问着:“怎么了,徐伊人拍到什么了?”

“我让徐伊人注意一下刘佩鑫的动向,这几天刘佩鑫频频与社民党和宪政联盟的人接触,看来她终究还是坐不住的。”

“人总是要往前走的,更何况刘佩鑫也不是坐以待毙的类型,而且她动起来不是正中你下怀?”

王璐打了个响指:“bingo,还是妮妮懂我,现如今合作党的这堵院墙还是不够紧密,我推了刘佩鑫一把,就是希望借助这个党内的不稳定因素向外对我们的院墙施压,看看到底是那里漏风。”

“但是你确定刘佩鑫不会搞出什么麻烦事来?她完全有可能把党内的重要信息透露出去。”谢妮抬起头来,面露忧色。

“这我倒不担心,今年合作党在众议院的谋划从头到尾就是阳谋,孤立制衡之术罢了,我们的存在是不管南部联盟还是社民党都绕不过去的,只要我们站稳两不相帮的姿态,他们的争斗中总有我们坐收渔利的空间……”

 

入夜,刘炅然官邸

 

天色已经很晚了,夏天的魔都夜晚还是褪去了酷暑的燥热,袁航把白天合作党内部党代会的材料收拾好,走出书房,看到刘炅然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衣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一本书,沙发灯的光从侧上方打下来,把她妩媚的面孔和姣好的身材勾勒无遗。

“看什么呢?”袁航坐到刘炅然对面,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史记》,”刘炅然抬了抬书,给袁航看书的封皮。

“我去,你什么时候开始看这个了,”袁航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我的参议员大人上学时候不是最讨厌古文的嘛。”

“没,我其实有点担心,主要是因为咱们合作党在众议院的下半年工作规划。”

“为什么?”

“阿航我问你”刘炅然放下书本,看着袁航,“你觉得单就众议院而言,我们和社民党相比,孰强孰弱?”

袁航一边削着苹果,一边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是我们比较弱,本来他们议席就多,更何况不管是吴哲晗、孔肖吟还是李宇琪都是经验老辣,能力出众的社民党精英,屡经沉浮,不容小觑。而我们其实缺乏在众议院以团体开展工作的经验。劣势还是很明显的。”

刘炅然点点头,换了个姿势,靠着沙发背坐的更舒服了些:“那你觉得在众议院南部联盟的实力真的弱吗?”

袁航也摇摇头:“我觉得难说,乍看上去龚诗淇和易嘉爱没有南部联盟的其他大人物那么难对付,但是试图把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割开是不可能的,我们不管在任何地方与她们对抗,面对的都是整个南部联盟,至少我们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更何况宪政党那些参与执政党活动的议员为了自己的前途也要唯她们马首是瞻,南部联盟在众议院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弱。”

“没错,我们家阿航也进步很大嘛,看的很深。”刘炅然伸手揉了揉袁航的头发,袁航笑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刘炅然。

“事实上,宪政党的亲南联盟的议员基本上都操纵在南部联盟的高层手中,这就更为身在参议院的南部联盟大佬们遥控众议院提供了渠道。”

“你说这些东西是想说明什么呢?你又为什么会担心呢?”袁航拿起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从桌子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普洱茶的盒子,开始帮刘炅然泡晚上睡前要喝的茶。

“这就是我回去看史记的原因了”刘炅然扬了扬手中的书,“楚汉之争是从汉王暗度陈仓开始的,但是在此之后楚汉却并没有直接开战,项羽先行攻齐,后来在楚汉战事方殷的时候,刘邦也又再次攻齐,为什么?”

袁航摇摇头,把殷红的茶汤从紫砂壶倒进玻璃杯里,用小茶托放在刘炅然面前,刘炅然端起来喝了一口,香气和厚度都恰到好处,她舒适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发出小猫一样满足的声音。袁航是以刘炅然说下去。

“其实很简单,齐不能自守,却想着坐收渔利。”

袁航猛然抬头,瞳孔巨震:“你是说……”

“没错”刘炅然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我很担心王璐错误的判断了众议院的力量对比,把合作党推到当年齐国的位置上去,但是我也拿不准,所以没在会议上说出来,毕竟我现在的工作重心还是在参议院。众议院的事情只能祈祷王璐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且维持一个保守而姿态也是好事情,至少面对突发情况有利于调整,但是在参议院我们可就没这么好运了,我是合作党唯一的参议员,不能静坐。”

“对了,说到这个”袁航起身回到书房,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张精美的请柬,“南部联盟的万丽娜参议员发来了这个,请你去参加一个私人聚会,你怎么看?”

“去呗,反正不会是鸿门宴,再说了,就算是,不还有你嘛?”说着刘炅然伸出食指勾了一下袁航的下巴,妩媚的一笑,袁航吓了一跳,耳根刷的就红了。

“等等!”反应过来的袁航突然跳起来,“你这是把我当成樊哙了啊。”

“嘿嘿”刘炅然坏笑着,“今晚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开车回去我不放心,今晚就住这儿吧,但是我好像没有多余的客房给你哦。”

袁航再次石化在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