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三十一,有美人兮山之阿

燕平,京兆尹。

这家以素菜为主的餐厅隐身在雍和宫附近盘曲回转的胡同深处,讲道理一个以吃斋念佛的人群为主要目标顾客的餐厅,起一个这么权势显赫的名字确实有点诡异。但当你在娇小玲珑的服务员引导下穿过竹林流水的曲折过道,坐在曲水亭榭的餐桌前,掀开它精致的线装菜单的时候,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了——这家餐厅的人均消费在燕平月平均工资,注意是平均工资而不是最低工资的两倍以上。

当然了,对于陈倩楠大少爷来说,这并不是她不喜欢这里的原因。在她眼里,用所谓素菜的食材去费尽心思模仿各种肉类的口味是一种近乎无聊的虚伪,更何况,以她父亲为代表的那帮老头子们多数不是因为信仰,而是被奄奄一息的心脑血管和血脂问题逼得远离了肉类,却又实在是忍受不了口腹之欲的折磨,才催生了这样一朵餐饮业的奇葩。

因此当陈倩楠得知苏杉杉准备在这里请大家吃饭的时候,其实内心深处是拒绝的,但是一来最近这段时间跟苏杉杉的关系有点微妙;二来李想说有点正事儿要谈;于是她不得不放下跟小女朋友的甜蜜周末,跑来参加这场名为请客,实为工作的聚餐。

“嘿,哥哥,我以为你不来了,毕竟要把你从嫂子身边拖开可是越来越难了……”马玉灵嬉皮笑脸的拉开椅子,让陈倩楠坐下。收到的是陈倩楠一个锋利的白眼。

 “什么情况?嫂子?马玉灵,你可从来没管陈倩楠的女朋友叫过嫂子,这是什么情况?兄控转性了?”坐在对面的李梓正喝水呢,听到这话差点没呛着。

陈倩楠作为燕平地面上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女朋友比衣服换的还勤,跑车副驾驶上的女孩子三班倒,即便在加入意志阵线步入政坛之后仍然没有收敛她万花丛中过的风流作风。当然了,燕平的外围圈子里有一句话,想上陈倩楠的床,得先过马玉灵的关。这位玉树临风,俊美非凡的财阀贵公子似乎对于自家兄长有一种奇奇怪怪的占有欲,尽管在生活作风的问题上,马玉灵也没比她哥好到哪里去。以至于燕平政商两界的圈子里对二人的关系多有些乱七八糟的揣测。而马玉灵私下里对陈倩楠乱七八糟的女朋友们下的眼药也让这种传言更真实了几分,甚至意志阵线党内一些干部成员也在马家女公子莫名其妙的醋意之下遭了秧……

现在兄控突然转性了,居然管陈倩楠的女朋友叫嫂子,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李想慢悠悠的放下筷子,端庄的用餐巾擦了擦嘴唇上不小心沾到的汤汁:“李梓你不知道,陈倩楠最近跟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陷入爱河,如胶似漆,甜蜜的我都看不下去了,一天到晚就是鹤怎么样,荷怎么样,有时候我都想找个人来给她看看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我到现在也没看见这位小荷是何方仙子。能把陈倩楠迷得这神魂颠倒。”

“小荷?这是什么昵称……听起来怪怪的,”坐在李想身边一直闷头吃东西的李媛媛突然抬头,绵绵的娃娃音倒像是卡通片的配音。

“哎哎哎,陈倩楠,快给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奈少这么多年万花丛中过,终于遇到真爱了?我可是听说这两天燕平的社交场不太平,保守党的陈美君从美国回来……”李梓两眼放光,一脸的八卦神态,丝毫没有天才少年政客的自觉。

“打住……我和青钰雯是兄弟好吧,朋友妻不可欺,”陈倩楠没来由地心虚,余光看了一眼苏杉杉,“行了行了,能别聊这个了吗?还有正事儿呢……”

“正事儿一会再说,先把这个问题聊清楚。”坐在最靠里面的苏杉杉突然发话,面部表情有那么一丝微妙,一双乌黑的瞳孔宛如实质的凝视,让陈倩楠浑身不自在。

就在陈倩楠准备顾左右而言它的时候,马玉灵已经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完全无视了苏杉杉如刀出鞘的注视,眉飞色舞的开讲了:“那个小鹤啊,是HER的谐音,就是进步学社的黄恩茹!”

“啊?”李梓、李想、李媛媛、刘胜男,整张桌子上的绝大多数意志阵线干部面面相觑,从对方脸上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WHAT?!”

北方大区地方议会有三个党派,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但是这第三个党派进步学社在地方议会中的存在感实在是稀薄了些,以至于就连意志阵线内的主要干部都不敢说能准确说出这个党派到底有多少人。如果说保守党是在北方大区议会执政的建制派,更多关注最基层的利益;意志阵线是企业和资本界的代表;那么主要由高级知识分子组成的进步学社就是代表中产阶级的智库。黄恩茹作为进步学社的提名候选人,是燕平一家著名律所的高级合伙人,那个叫王雨煊的是燕平大学医学系的教授,进步学社的社长张怀瑾是一位权威学术期刊的主编,进步学社组成人员的素质可见一斑。

不过有一句说一句,那位黄恩茹确实当得起花容月貌四个字,一张柔和的鹅蛋脸和极其精致的五官相得益彰,曾经有无聊的媒体把她称为是赵嘉敏和鞠婧祎的混合体,虽然这种表述肯定会招致无端的争吵,但在黄律师的美貌这个问题上,共识还是大过争论。

“你们猜陈倩楠是怎么跟黄恩茹认识的,”马玉灵一脸的故弄玄虚,一边说还一边拿眼角瞟苏杉杉,“她想泡一个电影学院的女生,附庸风雅,跟着人家一起跑到一个实验剧场去看歌剧,结果对歌剧的女一号见色起意……”

“马玉灵!那叫一见钟情!什么叫见色起意……”

“你拉倒吧,一见怎么钟情?不就是看脸?我还不了解你?!”马玉灵挑着俊美的眉毛一脸挑衅,把陈倩楠噎的无语凝噎,倒在椅子上翻白眼。

“然后,重点是然后,她散场之后找理由甩开原来那个女生,跑去勾搭人家,约人家出去喝一杯,结果被来接她的王雨煊以为是纠缠黄恩茹的流氓,差点就给打了……”

“噗……哈哈哈哈……”整张桌子上瞬间爆发了哄堂大笑,笑声之大把包厢外面的服务员都惊动了,悄悄地推开门看什么情况。

刘胜男和李媛媛笑的捂着肚子,眼泪都快下来了;李想原本很努力的在保持对未来老板的尊重,但是发现憋出内伤就不值了,于是最终放弃,跟着笑的花枝乱颤。

“陈……陈倩楠你也有今天,哈哈哈,不行了,我的天,哈哈哈……”李梓话都说不利索了,一边锤着桌子,一边指着陈倩楠,力气之大连盘子上的银汤匙都在跳。

“我,我能怎么办,那个王雨煊是跆拳道黑带九段,我……我吃亏很正常嘛……再说了,我不是追到了吗?”陈倩楠一脸的嘴硬加嘚瑟的表情,看的其他人更想笑了。

“行了,行了!都别笑了,听到没有,我不要面子的啊?!”看着陈倩楠难得一本正经拍桌子,还是李想及时整理了一下表情和仪态,出来打圆场,她赶忙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笑了……”

“我跟你们说,我嫂子不仅人长得好看,还会唱歌剧,钢琴弹得也好;还是书香门第;又是学法律的,这么年轻就做到合伙人,人还特别好……”马玉灵喋喋不休的夸着黄恩茹,说得眉飞色舞,完全无视了苏杉杉漆黑瞳孔里杀人般的凝视,“总而言之,以后黄恩茹就是我嫂子了,这是我第一个认可的我哥的女朋友……”

“马玉灵你滚!我的女朋友要你认可?”陈倩楠狠狠地瞪了马玉灵一眼,“行啦,大家也笑够了,该说正事儿了吧……”

“哈哈……嘿嘿,咳咳,”李梓强压住笑意,整理了一下正装的前襟,端端正正的坐直了,“今天苏杉杉请大家吃饭呢,主要是因为她最近发了笔小财,被我和想哥撺掇着请大家吃饭,但是这顿饭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是跟咱们意志阵线有关的,那就是关于下一期的北方大区省道级政府债券。”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