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十一,金山西见烟尘飞

社民党总部,秘书长办公室。

戴萌推门走进去,莫寒的办公室里常年弥漫着一股烘焙咖啡的香味,戴萌轻车熟路的走到莫寒的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莫寒埋头在一堆文件里头也不抬的说道:“理事长女士终于有空了,这段时间根本找不到你的人。”

戴萌耸耸肩:“忙嘛,最近这段时间《证券法》修改的事情已经产不多了,草案在议会马上就要一读,估计阻力不会很大。所以委员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银行业的配套机制上去了,赵粤担心开放机构投资通道之后,如果投行开始向商业银行跨行业变相拆借,商业银行的风险可能会有问题,所以央行要提高各家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但是银行们又在喊流动性不足,要求央行降低贴现率,赵粤坚决不同意,担心引发通胀……总之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各路银行家们扯皮,那帮老头子都是人精,不好对付……”

“所以这就是你和许佳琪连着三天跟孙珍妮待在一起的原因咯?”莫寒放下手里的文件,阴恻恻的从眼镜片上面看向戴萌。

戴萌突然感觉脖子后面一紧:“额……这个嘛……珍妮嘛,人家家族在帝国银行业很有影响,所以许杨求人家过来帮忙斡旋,也听听看银行界的真实想法……”

莫寒做作的哦了一声,以手支颐,玩味的透过眼镜片看着办公桌对面的戴萌,戴萌感觉一股凉意从尾骨一点点爬上来……

“额……这个……”

莫寒看着顾左右而言他的戴萌,翻了个白眼:“好啦,这不重要,你看看你面前那个蓝色的文件夹。这个数据目前还没有公开,一旦公开可真是重磅炸弹。”

戴萌掀开文件夹,一目十行的看着,随着那份文件一页一页的翻过,她看的越来越慢,表情逐渐严肃,英挺的眉毛逐渐蹙起,当她合上文件夹抬头的时候,深褐色的鹿眼里已经是一片凝重,她举起那个文件夹,难以置信的看向莫寒:“这么夸张?”

莫寒点了点头:“是的,这份资金统计数据是排除政治献金的社会捐款数据,后面的附表是今年首相选举委员会的社会捐款流水,谢蕾蕾和段艺璇确实已经具有了这样的实力。”

戴萌把文件夹放在桌上,眉头紧锁,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正如同夏日的阴云一般在天空尽头翻腾浮现。排除政治献金的社会捐款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一个政治家对于社会一般民众的号召力,而从这份统计数据上看,段艺璇和谢蕾蕾截止到现在的社会捐款数量虽然还远未能与鞠相相提并论,但差距比一般人预料的要小得多。戴萌对数字很敏感,她也有一些渠道能够得知一些资深政治家和老对手的相关数据,尽管这些数据真真假假,但按照她的估计,单就这一项数据而言,段艺璇与谢蕾蕾的实力已经可以在众议院上半席牢牢占据一席之地,甚至参议员的门槛对她们来说也并非遥不可及。

要知道,这是两个才刚刚踏入政坛不到两年的新人。

戴萌靠在椅背上,用手指的关节撑着嘴巴,脑海中仿佛转动着雾色的漩涡,这个现实对于议会的局势的影响是近乎无法预计的,传统的议会权力格局将会被彻底打破,更何况,宪政同盟经过上个月的事情之后几乎注定将会在今年的大选中折戟沉沙,而与宪政同盟核心成员同期的南北地方议会领袖居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积累了如此雄厚的实力。其实如果仅仅是这两位年轻政治家的崛起并不算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但这两位在地方议会中的核心地位意味着她们不仅仅是以个人身份参与选举,这份数据的真正价值在于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地方议会依靠基层优势所能够汲取的丰富政治资源,段艺璇和谢蕾蕾背后的地方性政党已经利用这种优势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本,这才是即将对于议会的局势产生根本影响的要点。

戴萌想到这里,突然抬起眼睑看向莫寒:“你确定这份数据是真实的?我还是不太相信,段艺璇和谢蕾蕾的崛起速度也太快了……”

莫寒摊了摊手:“你想想太阳运动时代南部联盟的崛起速度吧……地方选举是帝国社会民主化的一大步,基层政治资源的发掘和利用对于一个政党的结构性作用还是很明显的。而且这份数据是你家络络从南部联盟的内线那里拿出来的,我还是很相信她的。”

戴萌点了点头,心里一片凛然,但是就在戴萌的理性还在一点点的试图从这一团乱麻的的局势当中梳理出头绪的时候,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如同火苗一般窜了起来。一个新生力量利用她们认知之外的资源飞快的发展壮大,几乎就是一瞬间,熟悉的秩序和格局就已经被推翻,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顷刻间土崩瓦解,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绝不能。

戴萌抬头定定的看着莫寒,莫寒迎上她的目光的时候吓了一跳,那自己熟悉的鹿眼里再没有盈盈的笑意,仿佛滚动着炽热的岩浆,赤金色的光焰从沉郁的黑色之间迸出,戴萌的语气一片森冷:“我突然觉得这个局面很熟悉。在那个闷热的春夜之前。”

莫寒呆了一下,脑中突然轰的一声,曾经的一幕幕尘封的记忆猛然炸了出来,危机、失败、耻辱、眼泪、迷茫,无数痛苦的过去像是鱼群一样从深海上浮,遮蔽了脑海。莫寒不觉得咬紧了牙齿,她看向戴萌冷硬如钢铁的面孔,声音如同从幽深的洞穴中传出,带着一丝凉薄的自嘲和幽暗的刻毒:“是啊,我也觉得很熟悉呢。”

“既然开头如此相似,那是该做点什么了……”

“先别急,我问你一个问题,”莫寒笑的森冷无比,“你不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有一些其他熟悉的感觉吗?”

戴萌坦率的摇摇头,她最近一直被金融监管委员会的事情缠身,消息有些闭塞。

“你不觉得宪政同盟这件事,有一丝熟悉的味道?媒体舆论的导向,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好像若即若离的有一个影子在水面以下……”

听到莫寒的话,戴萌眼前浮起一双深邃如镜湖的大眼睛,冷笑了一声:“哼哼,说到这个,我还真的有这种感觉,多方拨转,隔悬提纵,前期若即若离的施加影响,布局完善之后利用媒体舆论雷霆一击,典型的某人风格。”

“所以说,咱们的冯主席到底是为什么要给宪政同盟来上这么一刀呢?”戴萌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激烈的情绪退潮之后,冷静的筹划再次主导了思维,“宪政同盟出事之前,我们的布局是通过把宪政党的核心成员拉进保监会改革将一定程度上瘫痪宪政党的内部运作,吕一和潘燕琦进驻,协助宪政党理算财务事务,从而将宪政党从南部联盟羽翼之下拉出来,然后借助金融监管委员会侵蚀金融财阀对南部联盟的经费支持,进而与南部联盟争夺宪政同盟,从而准备今年的参议院和内阁之争。但是如果宪政同盟的事情是冯薪朵搞出来的,冯薪朵这是直接把棋盘掀了。她图什么呢?”

“冯薪朵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更何况还要负担这种风险,她掀了棋盘就意味着她有更好的选择……”莫寒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亮起了眼睛,“保守党和共和党,她要用共和党和保守党替代宪政同盟在议会的位置。所以她直接掀盘把宪政同盟请出局,为段艺璇和谢蕾蕾打开上攻的通道。”

“驱虎吞狼,大家都觉得今年大选宪政同盟会是阻挡地方政党的第一道防线”戴萌点点头,“但是恐怕冯薪朵看到这份数据之后,她的目标就要放在我们身上了,共和党和保守党的实力已经对于我们在众议院的势力造成了威胁。但是这对于南部联盟有什么好处呢?”

“对南部联盟确实没好处,但是对于我们可是有着十足的威胁,更何况,在我看来冯薪朵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缠上了个人的野心。众议院扩容,参议院的权柄被进一步稀释,冯薪朵把众议院的水搅浑之后,恐怕准备要更进一步了。”

“你的意思是说……她想要阁相之位?”戴萌猛然反应过来,不由得啧啧赞叹,“冯薪朵打的好算盘啊,她利用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地方政党领袖搅乱众议院,保守党和共和党初入议会,肯定会抱着她的大腿,她就可以利用阁相职权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啧啧,可怜曾部事要给她当垫脚石了。”

“没错,但是这些东西都还是不是当务之急,我们现在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的獠牙了,不然那些小姑娘们还真以为我们是小花猫呢。”莫寒的眼睛里流动着金属色的嗜血光泽。

“你要怎么做?”戴萌坐了起来,她知道,莫寒认真了。

“冯薪朵可以掀棋盘,我也可以砸桌子。”

说着莫寒伸手拨通了李宇琪的电话:“喂,李毛啊,你在燕平的线可以抽了,对,就现在,尽快。对,对,可以,随她们,告诉她们,今年大选之后我在魔都请她们吃饭。嗯,好,就这样。”

戴萌都能想象到电话对面,李宇琪跃跃欲试的表情,几个月前李宇琪以私人身份北访燕平,私下拜会了当时刚刚从北方阵营析分的意志战线的李梓等人,虽然李宇琪具体做了什么戴萌当时没有关注,但既然莫寒如此信心满满,戴萌有理由保持期待。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冯薪朵放弃了对于宪政同盟的拉拢,我们就不要放过这个机会了对吧。”戴萌抬了抬眉毛冷笑了一声,“我记得好像张怡前两天来找过你?”

“对,她们宪政同盟内部出事之后急需进行内部的财务清查,但是很多有专业技术的干部还在审查当中,所以想问我们借几个人。”莫寒想起来了,“我当时想着宪政同盟现在的情况比较敏感,不太适合这样直接的伸手……”

“不,我看没什么问题,”戴萌摇了摇头,“张怡这是在输诚,她把她们宪政同盟可能存在的各种资金财务问题交给我们的人,意味着把把柄递在我们手里,是想请求我们的翼蔽。”

“那你的意思是?”

戴萌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徐子轩的电话:“喂,络络啊,你去告诉赵韩倩,让她准备一下,把手头上的工作交一部分给袁雨桢和蒋芸,准备去兼任宪政同盟的财务干事,然后你告诉她她都应该注意哪些方面,对,你怎么跟吕一和潘燕琦说的就怎么跟她说。好,安排好之后给我发个邮件,再见。”

看着戴萌挂断电话,莫寒一脸的怀疑。“赵韩倩?那傻孩子行吗?”一提到赵韩倩,莫寒眼前就浮现出一张没心没肺嘿嘿傻笑的脸,“我一直怀疑那孩子这里缺根筋哎。”莫寒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你放心,我派钳子去也是一种姿态,让张怡能放心,更何况你别小看了钳子,她在专业上能力非常强,该做的事情,她都可以胜任。”戴萌非常笃定,端起桌子上已经放凉了的咖啡呷了一口,虽然咖啡已经冷掉了,但是那种烘焙的暖香还是让人回味。

“莫莫我建议你去跟张怡聊一聊,哪怕不要聊正事,听她倒倒苦水也有好处,宪政同盟终究是菁英荟萃,这是一笔很不错的投资。”

莫寒点点头:“那你呢?”

“我?”戴萌笑着起身,扣好西装的扣子,整理了一下下摆,“我当然是回去跟珍妮一起,继续跟那帮老头子们喝茶吃饭打桥牌,既然雄狮忙别的事情去了,我当然要从狮群的领地上狠狠地割一大块下来。”

说着戴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