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顾泽

三,棋坪未开子先落


魔都,Grey Swan 餐厅

春日和煦,花草烂漫,魔都的气候实在是太宜人了,以至于在这美好的春天里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安心工作。董艳芸回老家处理一点事情,留下几个厨师和服务生照常营业。院子里的各色花朵开的层层叠叠,锦簇如团,但是张雨鑫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春天的花粉让她被过敏折磨的痛不欲生,尽管如此,面对坐在对面的人的邀请,她还是选择了出门来一会。

坐在对面的女人身材瘦削,笑容谦和,如同一株挺拔的劲竹。帝国参议员,首相幕僚长林思意,这个习惯了坐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女人突然活生生的坐在面前,这让张雨鑫稍微有点恍惚。

林思意在南部联盟党内的地位一直都有些特殊,早年间,南部联盟内部也曾经有过残酷的权(和谐)力斗争,那段黑色的历史被掩盖在执政党的光环盛世之下一直少有人触碰,但朝野间总是传着一些关于林思意与冯薪朵的旧事流言,至于几分真几分假,谁都说不清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自从冯薪朵履职南部联盟主席之后,林思意逐渐退到了幕后,成为了站在鞠婧祎身后阴影里的那个人。她把自己的义武奋扬和刚毅锋锐藏起,化作润物无声的温和,以帝国参议员的身份委身幕僚,甚至连一些该由秘书做的庶务都事必躬亲,在鞠相光芒万丈的风华之下,人们仿佛已经习惯了这个站在帷幕后面安排好一切的身影,只有一些南部联盟最资深的干部们还记得当年那个锋锐无匹的林思意。

“林参议怎么有时间跑出来请我这个闲人吃饭了?”张雨鑫百无聊赖的用叉子叉着眼前的三文鱼,“我记得你一直是党内最忙的大忙人了,比首相还忙些。”

“首相那边主要的项目都已经进入稳定期了,新培训的几个幕僚也能承担点日常事务了。不瞒你说,要不是冯薪朵拉下脸来求我,我倒乐得出去渡个假,才不想管党内这些破事儿呢。”

“呦……这样啊……”张雨鑫拉长了声调,“冯薪朵让你回来干嘛?主持党内日常工作?”

“当和事佬。”林思意扔给张雨鑫一个锋利的白眼,“你跟曾艳芬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林参议你还有当老娘舅的爱好啊?!”张雨鑫翻着白眼吐槽,“那不是陆婷的工作吗?她才是专业的。”

“你以为她闲着啊,忙着劝曾艳芬呢。”林思意不想跟张雨鑫互飚白眼,但是实在是有够无语的。曾艳芬和张雨鑫毫无征兆的争吵让冯薪朵很是在意,虽然曾艳芬一直不停的在给她找麻烦,但是她深知这样的一条鲶鱼对于南部联盟的平衡甚至她本人的权柄都至关重要,因此不惜拉下脸来求林思意出手,让林思意和陆婷两边用力,尝试缓和这一矛盾。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就那么掐起来了,连陆婷都拉不住?”

“你就别提了,曾艳芬也不是跟我一个人吵,她那立场那脾气,跟全党对着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地方选举政策开始,反垄断,金融监管,什么事情都要插一手,每次都跟党内政策反着来。这也就算了,她还要求我要无理由的支持她……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又不是她的幕僚,我当然有我自己的判断。无条件支持她,凭什么啊,她杀人放火我也支持她?!”

“行行行,你冷静点,先喝口水,别这么大火。”林思意赶紧打断了张雨鑫,“不至于,怎么就杀人放火了。叫我说可能曾艳芬也是情绪失控,本来她在党内的立场就偏少数派,性子又犟,看到你都不支持她,有点气急了。”

“我为什么要支持她,总得有个理由吧。她把我当什么了?私人关系好就得事事赞同她?我看她真的是公私分不清了。”张雨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呼吸。

“这事儿肯定不是你的错,但是曾艳芬那个性子,你也知道,没必要跟她争这个意气。”林思意以手扶额,“我估计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年大选你怎么样都要进众议院了,没必要在这种事儿上跟曾艳芬闹僵了。”

“说得轻松,你以为这就是个表态问题?我进议会要独立开展活动,不是为了给曾艳芬当参谋去的。”张雨鑫丝毫没有让步的迹象。

林思意叹口气,张雨鑫比她想象的对政治更敏感。确实,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具体问题,这关系到张雨鑫在南部联盟内部,甚至整个众议院的独立地位的问题。

“算了,不聊这个了,看看陆婷那头能不能劝动曾艳芬吧。不过其实这次我请你出来,还有一件事要请教你。”

“哎呦,林参议还有事情要请教我啊……”

“你给我正经点,说正事儿呢。”林思意眉头一皱,一眼刀飞过去,“你对金融监管委员会怎么看?”

“嘿嘿嘿。”张雨鑫不可描述的笑了起来,“很久没有看到冯薪朵吃瘪了,尤其还是被她最擅长的连环套坑进去了……这局棋开局不利啊。”

“怎么说?”

“金融监管委员会是为了应对日益发展的金融市场创新,而建立的跨越行业分工的混业监管机构,从建制上看,统合了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再加上中央银行这四个正(和谐)部级单位;行政上直属皇帝,比一般的内阁各部高半级;从组成人员上看,社民党在七人委员会中占据了四个席位,赵粤以中央银行行长的身份是其中唯一一个我们南部联盟的人。”

“没错,这个人事任命确实很麻烦,但是这也是咱们党内实在没有人有时间和资源投入这项工作而已,怎么就成了冯薪朵吃瘪了?”林思意稍微有点摸不着头脑。

“前几天,莫寒授意魔都高检突然发难,拿掉了保监会的向主席,以清查整顿为借口,由张语格带领调查组进驻保监会,而这个调查组的组成人员却包括了宪政党的四位主要干部,邵雪聪,张丹三,宋昕冉和杨韫玉。没错吧?”张雨鑫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对,我记得这件事还引发了不小的舆论风波,那个向主席一直以来官声都还不错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语格会在调查结束之后接手保监会的工作,而宪政党的四个成员也少不了从中分润利益。我们对宪政党的控制已经基本上失效了。”

林思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想到了前两天李艺彤和宋昕冉联署的一项法案,虽然成功的通过,但却没能引起多大的社会反响,宪政党是该动动自己的小心思了。

“而且,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前几天李宇琪以私人身份北上燕平,与李梓的团队进行了私下的接触,不知道在搞些什么。我猜测这一手是冲着段艺璇去的。总而言之,我怀疑从宫内厅案开始莫寒就在布局了,当时检察院系统归到司法部管理的时候我们就该有所反应的。”

“但是当是冯薪朵整副心力都扑在跟陛下掰手腕上了,为了换取社民党的支持是不得已而为之。”林思意无奈的摊了摊手,“也就是说你觉得社民党正在一点一点的剪除我们的外围羽翼?”

“嗯,应该错不了了,而且这还只是我看到了的,我没看到的肯定还有更多布置,就算我们看到了这些布置,她的用意也很难看穿。莫寒的智商和用心,咱们还是别揣测了,让冯薪朵头疼去吧。”

“唉,行吧,我晚上去见赵粤,听听她怎么说,如果你说的是对的,这个麻烦一点都不小。”

“行啦,你就别操心了,冯薪朵什么水平?这么多年过去了,权谋这种事情,她什么时候真的输过?你还没数嘛?”张雨鑫揶揄的看着林思意,林思意反倒释然的一笑。

“是啊,这么多年了,就别提了。”


评论

热度(3)